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历史军事>汉末皇子辩> 第十六章 大汉战神段熲

第十六章 大汉战神段熲

    吃过晚饭后,刘辩独自乘着马车悠悠的离开了皇宫,然其实这是刘辩吃的今天最后一餐饭,但是却不是刘宏吃的最后一餐,汉代帝王实行“旦食昼食夕食暮食”一日“四餐制”帝王为什么一天要吃四顿饭?汉班固《白虎通·礼乐》“右论降神之乐”条是这样解释的:“王者之所以日四食何?明有四方之物,食四时之功也。”原来,帝王每天吃四顿饭是借“四方”、“四时”之数字概念,有迷信色彩,也是为了突出皇帝与常人的与众不同。这倒是挺像现在有些人固定吃夜宵的样子。

    汉代的皇帝一定很胖!刘辩倒是这么想的,但是想到以后自己可能也是这么胖的一员,还是有些不寒而栗。自己还想活久一点呢,到时候自己一定推翻“四餐制”,只吃三餐。

    刘辩回到何府后,向自己的外婆舞阳君问安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半时辰之后,何府旁的小门溜出了一高一矮一小的三人,消失在夜幕之下。他今天要去看看自己的宝藏……

    段熲坐在马车上,疲惫的回到了家中,这等大起大落,即使是段熲也是感慨万千。

    上一次离死亡那么近,还是在逢义之战!建宁元年168年春,段颎带兵一万多人,携带十五天的粮草,从彭阳直往高平,与先零诸种战于逢义山。羌兵多,段颎的部队害怕起来。段熲望着漫山遍野的羌人数都数不清,和自己这九千多被包围面带恐慌的将士们,段熲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马革裹尸,死在逢义山了。

    段熲还是鼓起勇气,命令军中拉紧弓弦,磨快刀枪,长矛三重,挟以强弩,左右两翼,布置轻骑,激励兵将说:“现在我们离家几千里,前进,功成名就,光耀门楣。逃走,死路一条,大家努力共取功名吧!”于是大呼喊叫,军队应声跳跃上阵,段颎驰马在旁,突然袭击,羌军崩溃,共斩首八千余级,获牛马羊二十八万头。

    这次的跌宕起伏,真的比当年可凶险太多了。“老爷,父亲大人!”段熲的妻子和儿子搽干泪痕赶忙上去搀扶段熲下车。

    “夫人,没事,没事了。”段熲有些疲惫的说着,还拍了拍身旁年轻人的肩膀。那是他的小儿子。

    “老爷,进去再说,进去再说……”段熲的结发夫妻虽然不是豪门大族,但是也是官宦之家的小姐,她连忙吩咐家丁前来服侍,并且亲自把段熲搀扶进去。

    “把门关上,今天谁也不见!”在宋代以前,汉族家中女主人的地位几乎可以和男主人平起平坐,而且有不少女主家的家庭名噪一时。在家中,除了段熲,任何人的地位,都比不上段熲的发妻。

    段熲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头枕着老妻的腿上,自己的发妻在细心的给自己处理伤口,这些事情,只要一回到家中,一定是她做的。

    突然段熲感觉到了一滴一滴的热水滴落在自己脸上。段熲睁开眼睛细心搽拭着发妻的眼泪,她虽然已经容颜衰老,但是陪伴了自己一身,当初自己在凉州连年鏖战不断,可是在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坚强的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大风大雨的走过,而这次,她却流泪了。

    “怎么了?静儿。”段熲温柔的称呼着他三十多年没有改变过的名字。

    “老爷,你被带走之后,我真的怕,怕我们段家就此没了……”封建社会之下,一旦一个人定罪了,接受惩罚的往往不是不止是个人,罪不及妻儿是在现代才有的仁慈。斩草要除根,封建社会可是太有心得。夷三族,灭九族之罪在史书上屡见不断。

    “我向宫中打听,他们说,老爷的罪刑最低也会被流放边疆,贬为庶人。”段熲的妻子真的怕了。

    他和段熲同样出自凉州,那里连年都有被流放到凉州服役的家族,那些从小衣食锦玉的人往往自杀的自杀,疯掉的更不在少数。流放的罪臣和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地位甚至不如牛马。段熲一旦论罪,段家的下场由此可见。

    事实也是,段熲死后,他的家属也被流放到辽东边境。后来经中常侍吕强上疏,追诉段颎的功绩,灵帝才下诏将段颎的妻子儿女归还本郡。

    “没事了,没事了……”段熲抚弄过妻子的头发,他也知道如果论罪,他的妻儿会遭遇什么。而他的政敌又会下作什么手段。几十年的官宦生涯,他也见过太多了。而且汉末的政治斗争已经愈发残酷,自曹操的祖父大长秋曹腾安全退下来之后,几乎所有的常侍无论之前多么显赫,权势有多么威望,但是全部都不得善终。

    “明日,让常儿去煨弟那,以后他就跟着煨弟做事吧。”段熲闭着眼睛吩咐着妻子道。段煨是段氏家族另一个从军的将领,按辈分是段熲的族兄弟,现任凉州武威都尉是除了段熲之外,段氏家族混的最好的将领。

    段常是段熲小儿子,段熲的儿子在军事方面的才能都资质平平。唯有小儿子段常自己经常偷偷藏兵书看,被段熲打了几次,都不改。这也可能是段熲不允许他的儿子走这条老路,这条路上,他看过了太多想血腥和压榨,面对士族,他也始终无法融入进去。他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做一个富家翁。

    所以,中庸,保守,段熲的子孙在这勋贵、大臣遍地走的洛阳,比起那几个“明星人物”袁绍、曹操、袁术等人,几乎都快成透明人了。

    “他向往军队,重耳在外而安,段家,需要多挖一窟。”段熲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家族处在了什么风生浪口。

    段熲忍着疼痛,在妻子的搀扶下爬了起来,扶着头道:“静儿,你知道皇子辩么?”

    妻子的手一顿:“知道,洛阳城没有人不知道他。就你,天天盯着边疆。要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是何皇后之子,陛下的嫡长子,从小养在宫外,神童之名无人不知,四岁之龄就能熟读诗书,洛阳出的新事物酒楼,就是这位殿下开的。”

    “蹇硕说,是辩皇子求情让陛下亲自到诏狱来提我,不然,此时我应该已经被阳球给毒杀了。”段熲说的很淡然,而他的妻子却已经又吓的流泪了。段熲就是段家的顶梁柱,段熲死,段家亡,段熲活,段家在。

    “蹇硕是陛下的贴身亲信,不需要为一在外幼年皇子美言。明日我就去上门拜谢殿下。”刘辩虽然是皇子,但是在古代,幼儿的夭折率是惊人的,尤其东汉末之期,几个皇帝都是无子,他们真的是皇帝没有生育能力吗?只不过是一个都没有活到成年。

    “不,我要亲自去。”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在汉室是没有多好的名声的,没有名声,你就算再牛掰,也没有任何用。在察举制下,一个人拥有了好名声,他就等于拥有了金刚不坏之体!

    西汉文帝时期,丞相张苍对于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汉朝开国功臣,安国武侯,右丞相王陵感恩戴德。等到张苍当了高官之后,经常把王陵当作父亲一般侍奉。

    王陵死后,张苍已经是丞相了,但是每逢五天一休假的时候,总是先拜见王陵夫人,献上美食之后,才敢回家。就是拥有了这样的好名声,张苍才能当了十多年东汉丞相这个高危险职业而屹立不倒,并且安全退位。

    “或许,我今晚就能见到他。”段熲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孩童天生聪慧,还是何氏授意而为,但是他有种直觉,今天晚上他就会有答案。

    “我即将前往并州上任护匈奴中郎将。但我不能带上你和诸子,等我走后,家中不得和任何外人走动。”段熲说的话很斩钉截铁,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能在朝堂上混的估计都成了千年的狐狸精。他明白皇帝的意思,他要做的是做一个孤臣,他的效忠对象只有一个,就是皇帝!那样,任何人都将奈何不了他。

    “笃笃……”细细的敲门声传来,门口传来了段常的声音。“父亲大人,门外有人求见。”

    合同已经寄到啦~加油,老爷们觉得不错点个收藏呗,南柯不会太监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