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奇幻玄幻>源命神泉> 第十章 出族

第十章 出族

    现如今颜羽很少叫她姐姐,颜訫自己也没有在意。维纶和虚弯交替后的夜空,星辰呈现不一般的闪烁,颜訫盘腿坐到他身旁修炼。

    颜羽的神识坐在神府中间将双手放在膝盖上,六座神府互相对应不断吸收外界神息,颜訫被这惊动停止了修炼,起身站到一旁看着他,着急的面容很是担心。

    神息透过六座神府中的神纹石发出阵阵炫然光芒,六快神纹石同时发出一一束金色的光芒;从府厅堂上射出照射在中间打坐的颜羽,此时周围的神息开始波动,像一块大石头坠入平静的湖面,不停地溅起波动的涟漪。

    外界,山坡周围的神息往他身边汇聚,花草一律往他这一方向倒,巨大的灵树不断摇晃飘下数片落叶。

    颜訫看得心急如焚,看得胆战心惊,片刻后,一对金色羽翼在他头上绽放,普升成功这时紧张的情绪才慢慢散去。

    颜羽缓缓睁开双眸,扑面迎来了颜訫的拥抱。颜訫在他怀里道:“吓死我了。”

    “我这不是没事吗?”颜羽满怀笑意道。

    “嗯。”

    紧张消失了颜訫才离开他的怀里,擦去忍在眼眸之间的泪珠。......

    修炼,储息,普升,领悟功法,时间过得很快…

    运息神府,神息流动,神府共鸣,神纹石转换。让神息在体内流动加速,不断交接,涌动,颜羽把源石上刻着的文字牢牢记住。这对他来说领悟功法比修炼阶位简单的多,他只用了一天便习得羽速。

    今晚,虚弯是下弦月,暗淡银灰色显得山坡格外宁静,幸好有夜空中的星辰,闪闪发光。

    颜羽起身叫醒正在修炼的颜訫,颜訫起身问道:“要回去了吗?”

    “不是,你把手伸出来,很久没和你像以前那样玩耍了。”

    颜訫把手伸出,被颜羽拉起,她说道:“真像没长大的神子。”

    颜羽拉着她的手转起了圈圈,四目深情相对。周围的逐夜蝶飞过带着微光,幻彩时钟花绽放吸食虚弯散发神息,吸食后变得闪烁不一呈现出紫、绿、蓝、银、红、灰、等……颜色,为夜景添上别具一格的奇幻。

    “訫,”旋转中颜羽说道。

    颜訫回道:“嗯,怎么了?”

    “我们去遨游星河,可好?”

    “嗯。”

    颜羽运息神府羽化,身后附着一双羽翼,用力将颜訫抛向夜空,然后跳跃飞行与她同行相依相偎,穿越一重又一重天,手拉手围绕这片仙境遨游飞行。

    这些年颜羽时而调皮,时而淘气,时而浪漫……

    神历,两千三百一十五年,夜默向院长提交万源森林武神的名单,院长接过卷轴随即阅过,他发现颜羽名字在名单上。

    院长的神情沉重收合名单,那张苍老经过无数年月的脸轻微抖动。用一种逾年历岁语气叹道:“我把颜羽交给你,不是让你把他往火坑里推。”

    “颜羽,怎么了?”夜默满脸疑问道,口气中带了点装傻。

    “你自己看看。”院长一把把名单丢到桌子上说道。

    夜默拿起来名单,随便略过道:“没什么问题啊。”

    院长双手交叉,撑在桌上托着下巴:“夜默,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真的没问题!”夜默递回去道。

    院长站起来离开椅子看着外面风景,左手梳着苍白胡须道:“神虚三阶,羽速习得后完全没有去练习,你就让他这样万源森林,是不是太草率了。”

    夜默淡定的解释道:“院长,我看你是误会了,以顏羽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神虚三阶,至于功法嘛!他甚至不用羽速也能在万源森林第一镜门存活。”

    夜默虽然说得有点夸张,但颜羽的实力确实能在森林生存,如果不是被一群神兽围攻的话,在森林内的确没有对手。

    “夜默,我想提醒你一下,有些上神已经蠢蠢欲动一切小心为好,颜羽的事情要有分寸。”院长不由自主地瞄了他一眼道。

    “哪一派?”夜默急匆匆问道,生怕跟赤家有关。

    院长双手放在身后道:“哪一派都不重要,谁都不敢先出手,他们都会互相牵制,颜羽的事就拜托你了,记住,要小心翼翼处理。”

    “好。”夜默放下沉重的心情回道。

    夜默离开了院长室,准备三天后出发万源森林。

    去万源森林的前一天,傿梦酒楼,其中一间阁楼中,一名中年武神道:“得到消息说,那个半神子要进万源森林试炼。”

    “怎么,徐府主也关系这个。”此武神一杯饮尽道。

    “呃!明煦府主,你可别这样说,关注的可不止我一个。”徐宏伯右手轻轻往下招了招道。

    白涫磊手中酒杯摇了摇,喝了一口道:“这夜默说是报师恩,却让神虚三阶的他万源森林,我看着师恩报得悬了。”

    “这就不一定是错的,他有夜默护着这第一漩镜门还怕出事吗?即便他是神民也无妨。”明煦梳理下巴的胡子戏笑道。

    言闻,一位武神英姿飒爽,语气中和而温柔,有着北界美男神的称号,手中玩弄果盘中的水果,好奇问道:“你们说了这么多,我怎么听不太懂。”

    “央府主,那年你刚上任有所不知,这个半神子乃是至尊所救。”明煦神情认真细道。

    “愿闻一二。”

    “他可是东界界主,空家的亲孙子,却被寄养颜家。自从得知他是跟傻瓜后空家就对他不闻不问,六族的神游府又是空元神尊上请至尊而建,这神游府也无情啊!跟空家一个样知道他是傻瓜之后就不闻不问。”明煦微摇头,喝一口美酒叹道。

    白涫磊爽笑一声:“明府主此言差矣,神游府不是被两殿压治吗?哪有不闻不问,空家就比较过分了,以前还跟着他们争抢的,后来知道他是个傻瓜就放弃了,怎么说也是自己亲孙啊!”

    “那至尊为什么不表态。”央离好奇问道。

    “至尊他不是在闭关修炼吗?你们后来的不知道,那……”明煦想接着说,被徐宏伯咳嗽几声打断。

    此时房门被女神仆轻轻推开,进来一位身材魁梧的武神,神情严肃正经:“一个半神子就让你们畅所欲言,还拿上酒桌长谈,身为四界神兵府主不觉得羞耻?”

    武神殿,掌管四界武神府,守护族中治安,神卫都由神兵府安排。文神殿,掌管四界文神府,文神府管理财政和一些记录。

    神兵府和文神府协助四界界主,一同打理四界,说的好听一同管理,其实是互相压制。

    四位武神同时起身,左手理直右手衣袖,右手往胸口放行礼,异口同声道:“副殿主。”

    唐震鸿往堂前一坐,女神仆手拿玉杯斟酌美酒。

    “取名颜羽,却是空家的神子。”他一饮而尽,手中酒杯挥下,啪一声玉杯击响酒桌,紧张的女神仆巧手轻轻地往玉杯斟酌,唐震鸿哼一声,咧嘴轻笑一声,鄙夷不屑道:“真是可笑至极。”

    “今天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来举杯畅饮。”唐震鸿赖身一斜,半身躺下,右手举起玉杯道。

    四位神兵府府主举杯同饮,便把刚才之事收进心底,抛至脑后……

    清晨,三班通过出族漩镜门,左边的围墙封闭,抬头是望不到顶的白色墙壁,前方是望不到尽头的道路,前方是通往行商走廊;道路两侧非常宽敞。

    往前行走数步,再往右行走,通过最后一座漩镜门便能出族。

    这座出族漩镜门之庞大堪比圣域漩镜门的十倍之余!一块神石牌匾在右边漂浮,上面刻着禁止飞行。长长两排站立着神卫身躯稳如泰山般不动,两边对立非常整齐,这条道路却是非常冷清,只有一两个外族的神裹着斗篷走入。

    中间的道路很宽广只允许行商通行,步行出族和入族的得走两边。两边对立都有两座府门,门的旁边刻着出入者请登记。

    两颗巨大的神石在上空漂浮,左右各一颗刻着满满的文字。浮鲸穿过神石时被一张透明薄膜扫过,那是由两颗神石产生的结界,神石上面还有两座小房子,有神卫在那审批通文。

    只见浮鲸上有一位神民提交通文,一位武神在喂浮鲸,浮鲸高兴地甩甩尾巴,头顶喷吐出大量神息。

    万源森林过了第十一漩镜门,森林里面收集物品有着很大的危险,所以神民可以向神游府申请保护任务,而遨游的武神就可以从中获取酬劳。

    浮鲸,飞行大型运输神兽,性格温和,能在天空吸纳神息游走,生存在万源森林第十四漩镜门深处。

    神游府和武神殿不同,神游府都是那些没有武神殿的武神,他们可以自由的神游府接任务和委托。

    武神殿是不能私自接任务的,如有什么重要的任务或者委托都会在副殿安排,申请族外的一切听从副殿主指挥。

    夜默带领三班武神来到府门登记外出,夜默递过神石给他们道:“先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这里,然后运息,把神息灌入。”

    三班,各自刻好名字,夜默带他们到镜门前面,这里有一块立方体源石。

    “把刚才刻在神石上面的名字拿出来,你们把神石附源石上运息,以后你们可以直接伸手运息即可出入。”

    这种直接出入的方法只限于本族的武神,同时也方便了许多,也可以不报姓名不过需要通文而已。夜默把手放到源石上面,源石浮现出夜默两个字。

    三班走向出族漩镜门时,一声沉重的脚步声,引起了三班的注视,泰猿,地面重型运输神兽,较难驯养,性格好奇贪玩,力大无穷,生存在万源森林,第十六漩镜门中区。

    双肩披着两根大布绳拉着一座宽大的马车,它停下来向学子们吐了一口气,对着他们呼吸挑逗,呼吸仓促之间表情的变化极其有趣,坐在它肩膀上的女文神拍拍它,它高傲的回头继续向前行走。

    三班被它逗得忍不住笑,脸上各自出现笑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