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奇幻玄幻>美食诱获> 第1448章 冒险隐身一举催坚城

第1448章 冒险隐身一举催坚城

    在场的众天使中,正义天使是唯一没有参战的天使,所以老大撒旦就让他前去传令,当然也是监督执行;谁敢不听他正义天使的,正义之剑,必定临到他的头上。

    正义天使降落到其他天使中间,向他们宣布老大撒旦的决定,所有天使都必须立即放下武器,否则,老大的怒火将使他们彻底毁灭各位天使畏惧老大撒旦,那是他们的大总管,超级霸道,只好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愤愤不平地撤离了战场。

    这时,在西城人的营地,木象已经做好;挪己在会议上站起来发言,说道“所有联军的首领们,现在已到了显示你们真正的力量和勇气的时候了因为现在我们得钻进象腹,躲在里面度过一段没有阳光的日子,迎接光明的未来,请相信我,钻进象腹比面对敌人作战需要更大的勇气因此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做到其余的人可以先乘船到多斯岛去;在木象附近只留一个胆大机灵的人,他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谁愿意担任这一重任而冒险留下呢”

    大家迟疑着,过了半晌,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最后,有一个西城人名叫西农的,挺身而出

    他说“我愿担任这一任务。让东城人折磨我,让他们把我活活烧死吧,我已下定了决心”

    西农的话受到大家的欢呼,可是有些人却说“这个年轻人是谁啊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他也从来没有建立过特殊的功业他一定是着了魔,魔鬼不是要毁灭东城人,就是要毁灭我们。”

    这个时候,德高望重的老臣斯托耳立起身来,鼓励西农说“你真是一个勇敢的孩子你去吧,原天使保佑你现在我们需要更大的勇气,因为天使已给了我们结束十年战争的方法;让我们迅速钻到木象里去,我感到自己的体内充满着年轻人的力量,就好像当年我要走上征伐四方的大船一样;要不是那时国王不让我上船,我一定参加那次远征了。”

    老人一面说,一面想首先通过木门跳进象腹;这时挪丁的儿子丁元希望他把这种荣誉让给他,而老人则率领别的人到多斯岛去;斯托耳好容易才被说服。

    于是,丁元全副武装,第一个走进宽敞而又漆黑的象腹。在他后面是墨俄斯,墨得斯,涅罗斯,和挪己。

    随后进去的,则是挪夏,挪卯,墨纽斯,俄纳斯,律奥斯,玛科斯,还有他的兄弟小玛科斯,接着还有帕诺尔,以及其他许多英雄,他们紧紧地挤在象腹里。

    最后,则是木象的制造者珀俄斯,他进了象腹,把梯子拉进象腹然后关上木门,从里面拴上;英雄们默默地挤坐着象腹里,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其余的西城人听从挪戊和斯托耳的命令,放火烧毁帐篷和营具,然后登船启航,朝多斯岛驶去;到达多斯岛时,他们抛锚上岸,急切地期待着远方传来预定的火光信号。

    东城人很快发现海岸上烟雾弥漫,他们在城头细细观望,发现西城人的战船已经离去;东城人非常高兴,成群结队地涌到海边。

    当然,他们仍存戒心,没有脱铠甲;他们在敌人扎营的广场上发现了一匹巨大的木象;他们围着它,惊讶地打量它,因为它实在是一件令人赞叹的艺术杰作;甚至有人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动物,因为大象不似战马,到处可见。

    现在,大家为如何处理这个庞然大物争论起来,有的主张把它搬进城去,放在城堡上,作为胜利的纪念品;有的人不相信西城人留下的这件莫明其妙的礼物,主张将它推入大海,或者用火烧掉。

    听到后面这两个建议,那些藏在象腹里的西城英雄们,都吓得不寒而栗。

    这时候,天使阿波罗的东城祭司拉奥孔从人丛中走出来,他还没有走到木象前就劝阻大家说“不幸的人哪,哪个魔鬼使你们迷了心窍难道你们真的以为西城人已经离开,以为西城人的礼品不包藏计谋吗你们难道不知道挪己是什么样的人吗象腹里一定隐藏着危险;否则,它一定是一种作战机器,埋伏在我们附近的敌人会用它来攻击我们总之,不管它是什么,你们决不能相信西城人”

    说着,他从站在一旁的战士的手中取过一根长矛,将它刺入象腹,长矛扎在象腹上抖动着,里面传出一阵回声,空荡荡的,像从空穴里传出的声音一样;然而东城人的心已经麻木了,他们两耳已经听而不闻。

    突然,有几个牧人发现了藏在木象腹下的西农;大家把他拖了出来,当作战俘,要押他去见国王拉麦;原先都在看木象的东城的战士们都聚拢过来,看这个俘虏了。

    西农惟妙惟肖地扮演着挪己委托给他的角色,他可怜地站在那里,朝天空伸出双臂,哭泣着哀求“天哪,我能到什么地方去,到哪儿乘船呢西城人将我赶出来,而东城人也一定会杀死我的”

    那些最初抓住他的牧人被他的话感动了,接着,他告诉他们自己是如何成为祭品的,又是如何在最后时刻逃出来的,“我已经无法回到我的故乡去了。”他接着又说,“我现在落入你们的手中,你们是仁慈和慷慨地偿我一条命,还是像我的同乡一样将我处死,这完全由你们决定了”

    西农这套话编得很巧妙,东城人听了深受感动,连拉麦这位老国王也相信了,对他说了一些抚慰的话,并允许他在城里安身,只是要他说出这匹木象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刚才说到木象时也是十分虔诚,敬畏的。

    西农立即举起双手,假意祈祷起来。“众天使在上,我作为牺牲已经给你们献祭过了,啊,祭坛和威胁我生命的利剑啊,你们为我作见证,我和我的同乡人的关系已经断绝,因此我现在泄露他们的秘密,已根本算不上是一种罪过了在战争期间,西城人一直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羊眼天使的援助上;自从他在东城的塑像被盗以后,事情就变得糟糕了;你们东城人也许不知道,这是我们狡猾的西城人干的;羊眼天使十分愤怒,她撤回了对西城人的好心的援助。这时预言家卡斯说,我们应该立即乘船回去,在故乡再听取天使的吩咐;他说,因为天使的塑像没有重归原处,我们就无法指望战争取胜。由于预言家的劝告,西城人终于决定回国;临走前他们又按照预言家的建议造了这匹巨大的木象,作为献给那位羊眼天使的礼品,以便使他息怒;卡斯要求把象身造得特别高大,使你们东城人无法把木象拖进城门,放在城里;因为木象拖进城里,羊眼天使就会保护你们而不保护希西城人了;相反,如果你们损坏了这匹木象,这正是西城人所希望的,那么你们一定会遭殃;西城人打算,他们听取了那位大能者的旨意后,马上再回来,并准备在夺取你们的城池后,把羊眼天使的塑像重归原处。”

    西农这一番谎话,编得天衣无缝,使老国王拉麦和东城人都相信了;其实,羊眼天使始终关心着他的朋友们的命运;自从拉奥孔发出警告后,他们都为自己的命运感到焦虑。但一种奇迹帮助英雄们逃脱了厄运。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在海洋天使的的祭司死后,阿波罗的祭司拉奥孔兼任他的职务;今天,他正在海边给海洋天使献祭一头大公牛;他见到了这座巨大的木象,就说出了一番对东城人警醒的话;他说完,就去忙着祭祀的事情,他还有他的两个儿子;就在这时,从多斯岛的方向游来两条大蛇,它们穿过明镜般的海面,一直游向海岸;它们从海面伸出有血红肉冠的蛇头,蛇身在水里蜿蜒摆动,激起浪花;它们游上岸,吐着信子,吱吱叫着,火焰般的蛇眼闪着可怕的光;仍然围着木象的东城人吓得面如土色,掉头就逃;但这两条蛇逶迤游到海洋天使的祭坛前;拉奥孔和他的两个儿子正在那里忙着祭供;毒蛇缠住这两个孩子,用毒牙狠狠地咬他们柔嫩的肌肉,孩子们痛得大声吼叫,他们的父亲拉奥孔抽出宝剑,急忙奔来。但毒蛇也把他缠住了他刚用斧头砍杀的那头公牛鲜血淋漓地从祭坛上奔逃出来,哞哞地吼叫着,甩落了脖子上的斧头;可怜的拉奥孔和他的两个儿子终于被毒蛇活活地咬死;这两条毒蛇一直游到羊眼天使的主庙,盘绕着躲在羊眼天使塑像的脚下。

    东城人把这场恐怖的事件看作祭司因怀疑木象而遭到的惩罚;有些人急忙回到城里,在城墙上开了一个大洞,另一些人给木象脚下装了轮轴,并搓了粗绳,用来套在木象上的颈子上。

    于是,他们一起使劲,胜利地把木象拖回城去;男孩子和女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跟在后面,唱着节日的赞歌;当木象通过城门的高门槛时,有四次被阻,但终于滚过去了。

    每次颠动时,象腹中都传出了金属撞击的声音。可是东城人仍然没有听见,他们欢呼着把这匹巨大的木象拖到卫城上。

    在高兴的人群中,只有女预言家卡珊德拉耷拉着头,目光呆滞,她是天使赋予预言才能的人,每次都没有失误;她观看天象和自然之物发现许多不祥之兆,奇怪的是人们都不相信她。现在她也看出了危险,一种预感驱使她,冲出了王宫。她披散着头发,眼里冒着灼热的火花;她摇晃着身子穿过大街小巷,一路上呼喊着“东城人呀,你们还不知道我们的道路直通地狱的地府吗我看到城市充满着血腥和火光,我看到死亡天使从木象的腹中冲出来你们还在欢呼着将它送上我们的卫城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呢我即使说上千万句,你们还是不相信我;复仇天使因为你们的悖逆而决定向你们复仇,你们已经成了他的祭品和俘虏了。”

    尽管他说的如诉如泣,但是东城人只是讥笑和嘲弄她,没有一个人听。

    在这天夜里,东城人举行饮宴和庆祝,因为西城人终于被他们赶跑了;还因为他们缴获了一个巨大的战利品,从来没有过。

    他们吹奏笛子,弹着竖琴,唱起欢乐的歌;大家一次又一次地斟满美酒,一饮而尽;士兵们喝得醉糊糊的,昏昏欲睡,完全解除了戒备。

    跟东城人一起饮宴的西农,也假装不胜酒力睡着了;深夜,他起了床,偷偷地摸出城门,燃起了火把,并高举着不断晃动,向远方发出了约定的信号。

    然后,他熄灭了火把,潜近木象,轻轻地敲了敲象腹;英雄们听到了声音,但挪己提醒大家别急躁,尽量小声地出去。他轻轻地拉开门栓,探出脑袋,朝周围窥视一阵,发现东城人都已经入睡。

    于是,挪己又悄悄地放下珀俄斯预先安置好的木梯,走了下来;其他的英雄也跟在他后面一个个地走下来,心脏紧张得怦怦直跳;他们到了外面便挥舞着长矛,拔出宝剑,分散到城里的每条街道上,对酒醉和昏睡的东城人大肆屠杀;他们把火把仍进东城人的住房里,不一会儿,屋顶着火,火势蔓延,全城成了一片火海。

    隐蔽在多斯岛附近的西城人看到西农发出了火把信号,立即拔锚,乘着顺风飞快地驶到红海岸边,急速上了岸;全体战士很快从东城人拆毁城墙让木象通过的缺口里冲进了城里;被占领的东城变成了废墟,到处是哭喊声和悲叫声,到处是尸体,残废和受伤的人在死尸上爬行,仍在奔跑的人也从背后被枪刺死;受了惊吓的狗的吠叫声,垂死者的呻吟声,妇女儿童的啼哭声交织在一起,又凄惨又恐怖。

    顶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